关灯
护眼
字体:

59|云州之行——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五十六章】

    吃了个瘪的云开,撇撇嘴,只觉得十分无趣,转过头,将目光落在坐在前头的两个僰人族少女身上,开始调戏人,不再搭理原玳。

    该问的事情问的差不多了,原玳也不在意她的态度,只侧着脸,与身旁的华初低声细语。小竹排慢悠悠的划过碧绿的江面,两岸风景越发的秀丽。坐在竹排上的原玳,听着竹竿划破碧水的声音,握紧了身旁华初的手,垂眸,警惕的关注两岸的动静。

    仔细一看,狭长的水道两岸,每隔五步,便有一名弓箭手搭着弓,警惕的看着河面。借着繁茂深林的伪装,他们则成为了祭南寨的第一道防线。仿若死神,只待一声令下,便可以以无声无息的杀戮生命。

    行过狭窄的河谷,竹排滑进了河洞中。打着火把前行,约摸走了一会,洞口有光线传来,竹排慢悠悠驶出去,视野渐渐的变得开阔起来。

    划着竹排行驶了一会,便到了一个停泊的小码头。众人靠岸,登上了进寨的小路。

    祭南寨乃是整个僰人族的重地,除了祭南王居于此处,族中长老大多也在此处。作为重地,依然是危险重重,机关密布的。

    僰人善蛊,这一路上布满了迷障毒气,若不是被人带领前行,怕是一不小心就会丧命。云开走在前头,一身大红轻袍将她单薄的身形于迷雾中勾勒得越发风华绝代。原玳紧随其后,握住妻子的手,警惕的看着雾蒙蒙的四周。

    除了僰人,随行而来的华族人皆是绷紧了神经。无所谓的,怕是只有一贯洒脱惯了的云开,以及兴致勃勃的华初吧。因着是个医痴,华初居于宛州时曾接触过中过南疆蛊毒的江湖游客,加之少年时曾读了不少父亲年轻时游历写下的游记。对于这神秘莫测的南疆蛊毒,华初自然是抱有莫大的兴致。

    看着一路上走过时,周围那些涂抹在暗处的毒液,华初凭着敏锐的嗅觉,还有书上得来的知识,分辨是何种□□。一边看着,还暗自思衬,一双美目泛起秋波,光彩连连。

    牵着她的原玳偶尔侧目,看着她精神奕奕的模样,不自觉的摇了摇头,握着她的力道加重了些。

    跟着人安全的走出了迷障,便到了祭南寨外围的防线。为首的韦古吹了个哨子,四长三短,没一会,寨门内也传来了尖锐的鸟哨声,紧接着,门也开了。开门的年轻僰人男人,见是他,弯腰行礼,之后抬眸,目光落在云开身上,眸子深处闪烁着警惕。韦古用僰人语与他说了几句,他抬头,打量了云开一行人,这才让人进去。

    原玳与华初跟在云开身后,恰好注意到,阿莲与蔓儿经过寨门时,守门的僰人侍卫皆弯下了腰,待到她们过后,才直起腰身。看起来,这两个少女,在南疆的地位可不算低。

    这么想着,原玳牵着华初走了进去。

    湿气浓重的南疆深处,僰人族的屋子大多是竹楼。一路走过,抬头便可以看到,平坦的山路两旁,精致的竹楼靠山而建,鳞次栉比。相对于其他寨落,祭南寨竹楼数最多,人口也是最多的。

    一路行过,天微暗之际,总算是到达了祭南王所在的地方。作为主客的云开,带着两个人去见了祭南王,而原玳和华初,则随着余下的人一起被安排进客房了。

    暮□□临,原玳随着年轻的僰人女子登上竹楼,扭头,望着被重重竹楼围住的巨石祭坛,眉头轻皱。能容纳几万人的空旷祭坛中央,竖着一面僰人族的银蝎旗,夕阳西下,余辉落在银丝勾成的蝎子勾上,红的好像染上了鲜血。一种莫名的诡异感涌上心头,原玳扭头,微微摇头甩掉了脑子里的感觉,垂眸,一言不发的登上了竹楼。

    夕阳的余辉渐散,夜幕笼罩住了寂静的祭南寨。夜色浓重,很快,这座原本就太过沉寂的寨子,越发的安静了。

    云开回来之时,原玳等人已经用过晚餐。拉着底下人吩咐了几句,正欲关门入睡之际,便听到对面房间的门吱呀的一声,开了。

    她抬头,便看到身穿黑衣的年轻人伸手撑住门,站在她对面,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云开手撑着门,望着原玳,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个点,还不睡?”

    “还早。”原玳直视着她,目光如炬,“你呢,等下要去做什么?”她打量着云开挂在腰间的软剑,颇有深意的问道。

    云开笑笑,道,“没听今日领路的大哥说了吗,临近祭典,最近寨里夜游神走动,晚上还是乖乖的待在屋子里比较好。”说着,将门合上,慢悠悠的道,“夜寒露重,你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