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2|云州之行——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五十九章】

    云开从南疆王的竹楼回到自己客居之处时,半夜偷偷摸摸跑出去的原玳此刻刚假装醒过来,乖乖的坐在床边挨训。

    屋子里,穿戴整齐的华初拎着原玳的外袍,目光落在了一脸乖巧的原玳身上,似笑非笑道,“你昨晚,出去了?”

    轻轻摇头,坚决表示没有。

    华初绕着她走了一圈,点点下巴道,“哦~没出去,没出去你身上怎么会有药草味,没出去怎么会有血腥味,你受伤了?”她盯着原玳,目光犀利,隐隐的压迫感沉重的让原玳撑不住,只得举手告饶。

    “没有受伤,昨夜里只是随着云开去跟踪一个人罢了,并未与人动手。我的好华初,你放心,我不会轻易伤人的。”说着她伸出手,拉住华初,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搂着她的腰,用下巴抵住对方的肩膀柔声道,“好华初,我错了,下次出去一定先告诉你,好吗?嗯?”

    华初对她,耳根子向来十分的软,听她这么一哄,再大的脾气也没有了,也信着她自个有分寸,便也不再多计较,只轻哼一声,这事便也就这么过去了。

    只不过,用早饭的时候,心中有歉的原玳免不了殷切了些,故而引得一旁的云开,看着她这般旁若无人秀恩爱的举动很是又酸又甜的打趣了一场。

    吃过饭之后,暂时将事务抛开的云开,召回了手下,便打算拉着原玳打算好生去走走。可奈何原玳要跟着华初去采集南疆特有的药材,便只得打消了念头,一个人随着僰人族的女子在族中闲逛,不去打扰她们了。

    从竹楼里出来,原玳与华初便去了银蝎草所在的地方。银蝎草生长的地方阴寒,一些暗处看不到的地方时常有银蝎蛰伏,将银蝎草研磨成粉,作为引料,则可引出在别处看不到的南疆至毒银蝎子。

    华初虽为医者,可为医者先明毒,对于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毒虫,她兴趣自然是很大的。从一开始,她的目的就不是银蝎草,而是掩埋在底下不出现在阳光里的银蝎子。

    当然,这样的事情她可不敢和原玳多说,省的对方咋咋忽忽的不让她动那就无趣了。

    除了寨门,恰好见到一个衣着服饰与僰人不一样的男人背着药篓子从外走来。许是见华初二人皆是华族人,背着药篓子的中年男人,与她们擦肩而过的时候还礼节性的点了点头。

    华初定睛看过去,发现那人正是昨日里被一群僰人架着要焚烧的周先生。许是眉头一皱,低声对身旁的原玳说道,“你昨晚,与云姑娘到周先生家拜访了?”

    原玳不明所以,疑问道,“嗯?”

    华初见她这般还不肯承认,便与她说,“你别否认了,你身上所有的草药香闻起来像是十里醉。这种东西,沾了血就十分的浓郁。周先生的身上,也有这种味道,还十分浓郁,想来是常年炼制药材所致。”说着,华初皱起眉头,“不过,这十里香是迷醉药,多数用来麻醉人,这周先生就算用,也不会导致味道如此浓郁……”她思索着,颇有些摸不着门道。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原玳闻言,眉头拧了起来。

    她想,她与云开,是不是都忽略了什么。

    一路背着药篓子匆匆赶回家中,还未用下早饭,周先生便背着药篓子推开了药房的门。始一开门,一道凌冽的剑气随着药香扑面而来,吓得他扶着门框停下了脚步。

    “是我。”几乎是颤着声音说出这句话,周先生盯着抵在喉咙处的长剑,艰难的吞咽着。昏暗的屋子里,持剑的人听到了他的声音,收回了长剑。寒气撤回,周先生松了一口气,一脚踏入,转身对着藏在黑暗里的人说道,“药我采回来了,加上你那日引回来的银蝎子,今天可以就可以把药配好。”

    黑暗里的剑客点点头,收回了长剑,目光落在了药房的角落里。

    一堆整齐的药架旁,安放着一张小榻,正对着窗口,有稀疏的光线漏了进来,恰好打在了小榻上。不算大的榻上,躺着一个异常消瘦的男人。消瘦的面颊,苍白得没有血色的面容,枯瘦却又俊俏,像棵枯了一半的杨柳。

    剑客遥遥望着榻上的男人,绷着一张脸道,“今晚他要是能醒过来,我便不与人提你的事。”

    “是。”周先生躬身,应得战战兢兢。

    谁也没有看到,黑暗里,他咧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从银蝎草的蛇垌里取回银蝎子的时候,因着取了僰人族圣物的华初则是小心翼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