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赵韦伯托了好多关系才要来了邵衍一家的住址,一路上b市,心情也越来越忐忑。尤其在听到出租车司机对他给出的这一地址大加推崇的一番阔论之后,走在四合院区空旷的马路上时都恨不能贴着墙根,生怕撞上什么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赵韦伯提着礼物再三确认门牌号,跟他一并来的几个徒弟看什么都大惊小怪,还摸着门口新修葺的立柱连声问:“这上面镶的是什么?铜吗?门口还摆两座石狮子……上次师父你那酒店开业的时候不是说想要摆两尊狮子吗?我去市场上看了一下,价格可不便宜呢,看着还没这个大气,这得多少钱啊……”

    赵韦伯哪里有心情搭理他们?被出来开门的佟叔吓了一跳。

    他赶忙报出自己的身份和来历,特意亮了一下提来的礼物。

    然而佟叔却并没有立刻让他进屋,而是默不作声地用犀利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他一整圈。

    赵韦伯浑身难受,心中有种未被尊敬的难堪,但看到佟叔满脸刀疤,又觉得这估计不是个好惹的人,只能默默咽下怒气强装微笑。

    从邵家人搬到这里来起佟叔就没听说过邵母还有李玉珂之外的娘家人,这个这个赵韦伯笑容谄媚,眼神泛着算计和小精明,姿态也透出猥琐,除了和邵母同姓之外,实在找不出一丝一毫看上去和邵母相似的地方。

    看人的本事已经登峰造极的佟叔只需一眼就分辨出了这不是什么好客人,于是硬邦邦丢下句“稍等”后,又重新把大门关了起来。

    “……”本以为能进去的赵韦伯盯着快要触到自己鼻尖的门板,表情扭曲了一瞬。

    邵母听到来人是谁的时候整个人都木了一下,要不是对方再一次出现,邵母都快要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弟弟了。

    她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个心宽的人,一件事情少有能在心头记挂太久的,赵韦伯当初在自己落魄的时候倒捅了家里一把刀子去投奔邵玉帛,邵母为此一直都觉得自己对不起丈夫和儿子,从那之后,就打定了主意要和这人彻底断绝关系。

    下了这个决定后她就相当认真的去贯彻,从此再不跟赵韦伯见面,连电话都没打过一次,平时看到和他有关的新闻消息时就转开眼……久而久之,别说来往了,就连对对方固有的记忆都变得越发模糊起来。

    小弟在邵衍怀里显得格外安静,屋里的众人在听到邵父的话后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片刻之后,李玉珂第一个回过神来,柳眉倒竖拍桌而起:“这不要脸的白眼狼还敢出来?!他x的,我还没去找他,他反倒自己撞上门来了!”

    严颐试图让妻子冷静,但成效显然不好。

    邵父倒不把赵韦伯这种小角色看在眼里,事实上从生活开始朝好的方向发展之后他就再没关注过这些故人的境况了。这人唯一令他忌惮的地方是和邵母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邵母心思太单纯,又容易感性,虽说当年被这个“弟弟”狠狠伤了一把,但时间过去那么久后,谁知道她还能否记得从前的痛苦呢?

    牵扯到邵母的感情,过去的事情邵父就打算让它过去算了。报复什么的,对现在的他来讲没什么实质性的成就感。后来偶有听闻赵韦伯在弟弟那边混的不怎么如意,邵父就更不把这人当一回事了。

    他仔细盯紧了邵母,好在没从她表情中分析出伤心,就开口道:“不想见的话,让佟叔把他打发走就好了。”

    邵母眼神放空了一瞬,摇摇头道:“用不着,那么多年没见了……让他进来吧。”

    赵韦伯便亦步亦趋跟在了佟叔的身后。长廊曲折幽深,他的目光落在大门进来后每一个擦身而过的风景处,对姐姐姐夫一家的经济状况显然又刷出了新的认知。

    捏着礼袋提柄的手紧了紧,赵韦伯想要压下心中的苦水,但后悔就如同见缝就钻的空气,极快地充盈了他的毛孔。

    赵韦伯过的确实不好,过得好他就不会厚着脸皮到这里自讨没趣了。

    从邵氏离开之后赵韦伯就一直待业,梦想被邵玉帛当做博弈的赌注输掉,他那样决绝的做好了和两个姐姐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最后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因为这个原因,他和邵玉帛之间也出现了隔阂。赵韦伯一开始还曾经期待邵玉帛能在斗法中胜过邵氏的那群股东重新重用自己,但时间就这样带走他的无奈,打磨他的抱负,直到邵玉帛落马的那一天,赵韦伯彻底明白他所期待的永远都不会来的。

    御门席小有声名的时候,他也曾犹豫过是否要回来找邵衍一家寻求帮助,自尊和脸面最终没有允许他那样做。现在的赵韦伯想到从前那个死要面子的自己简直恨不能穿越回去猛扇一通耳光,但那时的他确实相当坚持,为了不在人前示弱,他把邵玉帛为拉拢他给出的新酒店的股份卖给了廖河东,然后用这笔钱去邻省开了一家酒店。

    可邵老爷子亲传弟子的名号越来越不好用,邵玉帛一直在扯他的后腿,和御门席一次又一次的发生矛盾。发生矛盾就发生矛盾吧,还一次都没有赢过,把邵家美食的这块招牌都给搞臭了,连带着赵韦伯这个亲传弟子都越发不招人待见。赵韦伯原本打算等生意经营好了之后把还在邵家工作的徒弟们给叫回来,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推算,那一天无疑还很遥远。

    邵氏的那些美食餐厅前段时间全部关闭了,廖河东放话说邵氏要放弃美食路线专心经营酒店行业。赵韦伯的徒弟们全部失业,从邵家退下来之后到处找工作,可在哪里都做不了很长时间。

    走邵家餐厅那种高端路线的饭店终究不多,刨除掉御门席,其他的早已经有了积攒起来的骨干成员。习惯了在厨房里说一不二的徒弟们吃不下伏低做小的委屈,时常和同事发生争吵,每次一有矛盾就被人用师辈的事情讽刺,说赵韦伯为钱六亲不认,教出来的徒弟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高端餐厅一个个试过,他们又无法适应终端餐厅每天如同弓弦般绷紧的工作强度,再因为尊严饿死都不肯接触低端餐厅,徒弟们只好去赵韦伯酒店里帮忙。

    生活的无奈让赵韦伯学会成熟。

    他推开门之前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带出几分讨好——反正对现在的他来说,面子和自尊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

    另一只脚还未踏进门,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打。

    赵韦伯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眼下的状况,就听到自己多年没有再来往的大姐李玉珂尖着嗓子叫骂:“狗东西!你还敢找上门?!你不要脸了吗?我告诉你!那点小心思揣好了,别露出来让我看到!x的,当初就想这样打你一顿,赵家养你养到那么大,还不如拿饭去喂狗!!!”

    赵韦伯慌乱逃窜,猛然想起什么,转头去看跟来的徒弟们,见他们脸上皆是愕然的表情。

    李玉珂打了个过瘾,撩了把长发,冷哼一声回去坐下:“又爬回来找我们干什么?!”

    赵韦伯在徒弟们面前丢了这样大一个人,简直羞愤欲死,但着实又没有发怒的底气,只好按耐下心中的不甘上前说好话。

    李玉珂一点不打算给他留面子,要不是看着小时候还有点交情,赵韦伯现在绝不能全须全尾地站在这。她是个记仇的人,当初这人做的恶心事她现在想起来都要吐,一顿打之后心情多少好了一些,李玉珂冷冰冰地落着脸色,只顾去关心妹妹的反应。

    赵韦伯看向邵母,时光似乎在她身上停驻了脚步,几年过去了,她比起记忆中的模样甚至还年轻了一些。她皮肤白净细润,发丝乌黑蓬松,生了第二个孩子,身材却并未因此发福臃肿。

    邵母就这样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李玉珂揍人,末了对上赵韦伯的眼神,淡淡问:“你说过和我们断绝关系了。”

    赵韦伯见她丁点没有思念自己的意思,哪里还敢拿乔,背后有徒弟也顾不上了,嚎哭着扑了上去:“姐!!!!!”

    李玉珂一脚把他倒踹了出去。

    赵韦伯的徒弟们很尴尬,赵家人的恩怨他们了解的并不那么清楚,曾经还因为自己师父能和御门席扯上关系跟着感到骄傲。按说跟着上门做客不说得到贵宾级待遇,基本的礼遇也应该是有的,可现在一群人只是齐刷刷站在大门口,师父被踹翻在地上,他们则连座位都没人安排一个。

    赵韦伯被搀扶站起,开始后悔自己今天带徒弟来的决定了。他清楚自家两个姐姐的性格,邵母是个容易感动心软的人,这阵容原本是为她准备的,外头的消息可从没说过邵家和严家两家人是住在一块的,早知道李玉珂也在,他应该请人把邵母给单独约出去才对!

    他试图使眼色让徒弟们出去,年轻人们转身的时候却又被李玉珂给叫住了。

    李玉珂哪里看不出赵韦伯心里那点小算盘,不就是吃定自己二姐的心软吗?想用苦肉计垃圾招又不想在徒弟们面前丢人,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赵韦伯见势不妙,想到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恐怕过时不候,心中一横,直接就跪了下来。

    邵母跳了一下,想要起身,被李玉珂按住,缓缓又软回了沙发里。

    严岱川抱着小弟站在僻静处,邵衍看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赵韦伯:“你妈又在耍人。”

    小弟对眼前的一幕非常感兴趣,看到目不转睛。严岱川闻言只是耸了耸肩,他对自己母亲的睚眦必报并不觉得哪里不好,赵韦伯当初背叛的人要是他,情况一定会比他现在糟糕的多,至少两条腿是否还能正常运作估计难讲。

    邵母看着痛哭流涕的弟弟,越看越觉得陌生。其实他们确实已经很陌生了,只是邵母对他的印象还一直维持成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时间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能把原本熟悉的亲人变成越来越面目可憎的模样。现在的赵韦伯看年纪反倒更像是她的兄长,苍老的面容也掩饰不住那种在社会里摸爬滚打凝练出的精算。

    家里人都说她傻,只有邵母自己清楚,她心中对什么人,从来都是有着一杆秤的。

    就好像现在跪在面前恨不能负荆请罪的赵韦伯,他的出现也不过是终于令自己打消一个从以前就压在心头的执念。

    赵韦伯回去的一路上垂头丧气,他怎么都想不通自家二姐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在赵家住了几十年,他太清楚邵母这人有多心软了,因为从来被人善意对待所以性格也温和过头,有时候跟别人说句重话回来都得不安自责好久。赵韦伯从前拿她当傻子,从来看不上她这讨厌的性格,现在却无比希望她能恢复成那个模样。

    至少不会在他满怀希望上门求助又跪地忏悔之后冷冰冰的重复他们已经断绝关系的事实。

    他知道徒弟们都在偷偷打量自己,也知道他们现在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当着他们的面跪地嚎哭是赵韦伯这辈子做过的最丢人也嘴出格的事情,原本是打算借此让心软的,没想到现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倒将自己变成笑柄了。

    佟叔依旧如同来时那样安静的在前面带路,出去时他们走的是另外一处长廊。长廊环绕过宅子的一处庭院,赵韦伯盯着庭院里与自己错身花丛假山,心思复杂难明,忽然听到后面传来邵母的声音:“等一下!”

    他脚步一顿,心中如同亮起了灯盏,一下子整个世界都白昼一般。

    转过头,邵母从长廊后头追上来,一手收拢肩头下滑的丝巾,一手提着几个金晃晃的礼品袋子。

    “东西带回去吧,心领了。”邵母走近来,把袋子放在赵韦伯脚边,对上赵韦伯满怀期待的视线时叹息了一声,“以后别再联系了。”

    赵韦伯愣愣地看着二姐从未有过的决绝模样,目送她的背影走远,心中陷下了一块。

    身后的佟叔见他不动,开口提醒道:“赵先生,走吧。”

    *****

    直到秋季,忙好了手上工作的一家人才终于有时间和律师回a市交接邵家的老宅。、

    老宅盖在a市半山上,占地极其广阔,山腰下面一点还有开发出来的新的别墅区,再往上走却闲人免进,全是邵家人独立的地盘。

    当初为了拿下这块地,邵老爷子估计也下了不少功夫。这就是土皇帝的好处,外头比邵氏能耐大的人家不知道多少,但越大的城市嚣张起来就越是束手束脚,想在b市或者s市像这样弄出一座地段不错的山头,除非真的有权到让人难以企及,否则多半还是要靠做梦。

    邵衍第一次踏足这个地方,一路在车里环绕山路,颇有种自己正出发去从前的温泉别庄时的感觉。这里的设施无疑比过去泥泞的砂石路要优越的多,满目苍翠幽深,入了进山的大门之后就再没见过人迹。

    不知道朝上开了多久,上斜的路面忽然变得平坦了起来,车像是开进了上腹里,两畔高耸的巨木分隔在道路两端,又走片刻,就是柳暗花明。

    一扇巍峨的铁门截在去路上。

    车停下来,邵衍自外头看进去,忽然觉得自己能明白邵玉帛一家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留在这栋房子里了。

    这样的产业,即便换做是他,恐怕都无法拒绝吧?

    前院宽广到有些不可思议,也不知道山上是如何修出这样的房子的,总之和严岱川那里的风格不太相同。大是真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