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邵母发现丈夫最近有点奇怪。

    她把吃到一半的榴莲酥放回盘子里,忽然转过头去,邵父手上的报纸倏地抖了抖,原本探出来朝她窥视的目光迅速不见了。

    狐疑地皱了皱眉头,邵母背过身,立刻又觉察到不对劲,再次回首,刚好撞上邵父来不及缩回去的头。

    夫妇俩对视,邵父尴尬极了。

    他答应了严岱川要帮忙试探老婆,自然不能放空话不干活。可是真到了面对妻子的时候,邵父真不知道自己这个话题该从何说起。

    他到现在都不太相信老婆能那么敏锐地察觉到两个小辈之间的关系。万一严岱川猜错了,他这边问问题的时候却不小心漏了口风,那到时候得知了消息邵母急火攻心出了什么事情,邵父真是会怨恨自己一辈子的。

    邵母的心脏不太好,虽然面色红润有光泽,但那都是被邵衍积年累月的补品养出来的,稍微受点压力到现在还是要心绞痛。

    她那么疼邵衍,成天大儿子长大儿子短的,拼尽全力生下来的老来子也在她这也不如老大稀罕。在一块过了几十年的日子,邵父自问自己已经把老婆看得透透的了,邵衍在她心中的地位无人能及,一生骄傲般的存在。她这样传统的女人,乍然听到自己引以为豪的儿子竟然在感情上如此离经叛道,真的不会把自己给气死吗?

    老婆怀孕时误会自己的那一场让邵父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也是为了这个,他一直试图明面上逃避邵衍和严岱川的亲密。邵父总想着拖一拖,等过两年再把这事儿告诉老婆,拖着拖着,还是婴胎的小儿子都上了小学。

    邵父叹息,确实不能再拖了,一直拦着,这样对邵衍和严岱川实在太不公平。

    邵母见邵父眉头紧缩,有些担忧地抽了上来,把榴莲酥朝着丈夫的方向推:“你怎么了?生意上出问题了还是身体不舒服?”

    邵父不爱闻榴莲的味道,头朝后仰了仰,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我没事。”

    “你吃一个。”邵母抓了个金黄酥脆的小点心直接递到丈夫的嘴边,“这是小泽跟衍衍学的,有点真传,味道挺不错的。”

    邵父拗不过她,只好张嘴咬了一口。酥脆的饼皮微甜,带着榴莲浓重的香味涌入口中,嘣咬时能听到咀嚼的味道,不错。邵泽从小跟邵衍学做菜,现在长大了些,经常会在家里下厨弄点东西。他习惯搞烤箱,于是西点就做的格外好,像是这个榴莲酥,口味上至少能吃出邵衍五分的水准。

    对一个小孩子来说,五分已经不低了。

    邵母有些担忧地扶着他的肩膀,还在等待回答。

    邵父覆上她的手背捏了捏,打心底溢出几声无奈的叹息——造化弄人,要是可以,他也希望自己一辈子不用和老婆提起这事儿。

    他酝酿了一下措辞,缓慢开口:“我在想衍衍的事。”

    牵扯到大儿子,邵母的表情立马就认真起来:“什么?”

    “衍衍年纪不小了啊,还一直单身。”

    邵母被他握着的手掌朝外缩了缩,声音听不出哪里哪里不对,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怎么忽然又想起这个了?”

    “孩子长大了嘛。”

    邵母将手抽走:“小孩子的事情,长辈们就不要管太多了。”

    “你都不着急?”邵父这下也觉得自家老婆的态度有些不对了,跟邵衍生活有关的事情按理说她不会表现的如此漫不经心才对。

    “我急什么?”邵母咔嚓咔嚓地吃自己的点心,动作慢条斯理的,“衍衍长得帅个子高条件又好,你还发愁他在外面不受欢迎啊?”

    邵父迟疑了一下,分辨不清老婆现在是不是话里有话,于是干笑两声,索性换了个说法:“在外面受欢迎有什么用?他又不搭理人家。成天就泡在公司和厨房里,跟他那群朋友徒弟混在一起,要不就跟小川呆在一块。猴年马月才能给家里带个媳妇回来?”

    邵母没吭声。

    邵父瞥她道:“嘿,一说起来我就想到上次酒庄开业的时候那些记者问的话了,什么川儿和衍衍是一对……哈哈哈,这样看来倒真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川儿也三十来岁了吧,一样是不娶老婆,我上次在外头应酬的时候,还听对方公司的老总说,现在有个银行女行长在倒追川儿。说是家境好又年轻漂亮,三十岁不到,长得跟明星似的,成天跟着出席各种活动为了跟川儿偶遇。”

    他说这话原本只是为了严岱川在这段关系里的位置反倒非主动上,没想到邵母的反应却出奇大,眼睛一下子睁圆了看过来:“女行长?小川?真的假的??”

    邵父盯着她看了两眼,而后才招手让佣人给自己两人倒杯茶,缓缓道:“骗你干嘛?那女行长在b市工作,大银行,父母开公司的,好像在做外贸。跟川儿家肯定不能比,跟咱们家也有点差距,但娶老婆嘛,这种条件的刚刚好。说是长得像洛金玲,洛金玲你知道是谁嘛?”

    茶沏上来了,邵母仿佛在出神,端起来猛喝了一口,被烫到后惊叫着站了起来。

    佣人吓傻了,抓着托盘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又匆忙上来搀扶她。

    这真是……

    邵父跟着站起来去看究竟,就见邵母眼泪汪汪,嘴里被烫的一片红。邵父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责备了她两句太不小心,自己要问什么也都忘了。

    但邵母的反应确实是很不对劲,他佯装看报纸,把这事情琢磨到了晚上,想来想去,还是把口风透给了李玉珂一家。

    李玉珂跟他的反应简直一样一样,还不等邵父话音落地就从沙发里弹了起来:“不可能!”

    严颐斜瞥她。

    就听李玉珂爆豆般心直口快地说了出来:“阿琴智商哪里有那么高!?”

    邵父尴尬地看着她,对视了一会儿李玉珂才反应过来,她咳嗽一声,转开视线重新坐回丈夫身边:“那个……我是说,我是说阿琴她这个人比较单纯……哎呀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啦,不可能的!要是她真的知道了,就算不去跟妹夫说也会来跟我说的,她从来不瞒我任何东西!阿琴能憋得住话才怪了,她那个性子……以前就为这个吃了不少亏,怕是一辈子改不过来。”

    邵父道:“但她太平静了。”

    李玉珂像是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嘴里轻轻哎呀了一声。

    邵父回忆着早上谈话时老婆的反应,双眼微微眯了起来:“照理说我在她面前讲起两个孩子的事情,她就算一点不疑心,肯定也要有点表现的。但是她的态度太理智了,我明明刻意把她朝着那个方面引导,但她一直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听懂。”

    李玉珂脸色清清白白转换了一下,拍了把桌子站起身来:“罗里吧嗦磨磨唧唧的干什么!直接去问她不行吗?!”

    她说着跨过严颐就朝外走,邵父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明白到她要干什么后,立马瞪大眼睛追了上去:“不行啊!!!”

    邵母正在房间里看邵泽写的数学作业,戴着老花镜,脊背挺得笔直。书房门忽然被推开,她抬起头来,一面推着眼睛,一面看向来人。

    灯光下的老太太看上去精致又儒雅,眼神还是几十年前的纯澈,让原本琢磨好要说什么李玉珂顿时就语塞了。

    “姐。”邵母小声问,“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

    李玉珂讪讪地走了进来,邵父随后追上,见她没有发问,半是遗憾半是安心地松了口气。

    邵母面带疑惑地看着两个人,邵父结巴了起来:“姐……姐她说……啊,说你嘴巴烫到了,来看你一眼。”

    “对对对对对对对!”李玉珂连忙附和。

    邵母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个啊……没事了,就是脱了点皮,吃了消炎药又敷了东西,医生说让我别喝水,明天早上就好了。”

    李玉珂盯着笑眯眯的妹妹,表情严肃了起来,心一横,预备快刀斩乱麻。

    邵父察觉到了什么,想要阻拦,但却慢下一步,听她开口简洁利索地问:“川儿和衍衍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了?”

    邵母好像是愣了一下,她松开手里正在看的作业本,目光从李玉珂脸上移开,落在丈夫身上:“川儿和衍衍的什么事啊?”

    猜猜猜猜猜猜猜错了!!!!!!

    邵父的表情一寸寸僵硬了下来,然后是手脚,随后遍布整个身体。

    “姐?”邵母一脸无辜地看向李玉珂。

    “啊哈哈哈哈哈!!!”李玉珂迅速反应过来,靠在书架上捂着嘴笑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就是……那个……啊,就是川儿月底和衍衍一块出差的事情,怕你担心,一直都没告诉你哈哈哈哈……”

    邵母推了下眼睛,不为所动,表情仍旧无辜而冷静。

    李玉珂则这样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关上门出去了,等到落锁的声音响起之后,她才松了口气:“我就说没有吧。”

    邵父被她一并拽了出来,此时靠在楼层的护栏上,盯着书房门的目光还有些恍惚:“……太鲁莽了……”

    “我后来不是转移话题了吗?!”

    “那么生硬……”

    “滚滚滚滚滚!”李玉珂恼羞成怒了,挥挥手转身就走,“你管吧,我不搀和了,要求那么高,跟你这样磨磨唧唧的,猴年马月才能把事情办好。”

    *****

    邵母坐在安静的书房里,台灯的亮度很暖,洒在木桌上泛起朦朦的光。她目光落在手上的作业本上片刻,心浮气躁,实在看不下去。

    放下书,摘掉眼镜,邵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想到刚才进来的丈夫姐姐,心中又是怀疑又是犹豫。

    他们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呢?真的是那件事情吗?还是就像大姐说的那样,是月底他们要一块出差的消息?说实话现在家里的氛围她也是怪搞不懂的,人生中头一次学着保守秘密,涉及到邵衍,似乎也不像想象中那样难以做到。

    邵母独自发了会儿呆,到底坐不住,起身出去拉了个佣人问:“衍衍在家吗?”

    “六点多的时候就回来了,没见出去,应该是在家的。”

    她道了句谢,摘下眼镜整理了一下头发,预备还是先去找儿子说一下。甭管怎么样,得先给两个当事人通一下气。

    邵父恍惚着站在楼梯口那里,被柱子挡住身体,邵母没看到他。看见邵母出来的时候他本想打个招呼,但刚才的会面实在是太尴尬了,他想了想,开始没把含在口里的招呼给吐出来。

    他看邵母拉着佣人问了孩子在不在家,得到回答后就朝着邵衍房间的方向走去,于是叹了一声,转身预备下楼。

    脚刚迈出去一步就顿住了。

    邵父忽然想起,刚才在客厅的时候,回来的严岱川好像也和他打招呼了!!!

    两个小孩都在家!!!

    邵母在书房,所以他俩在哪儿呢?

    房间!!!!!

    卧槽!!!邵父拔腿就追,双眼瞪得溜圆。他在这上面吃了好几次亏了,每次都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邵衍和严岱川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习惯干什么都不爱锁门……

    万一!!!!

    那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方式,实在是所有选择里最糟糕的了!!!

    邵母敲了敲门,手刚扶在门把手上,不经意一回头,就看到丈夫面目狰狞地扑了过来。

    她吓得心跳骤停,浑身僵硬,下意识贴着门靠了上去,恰好将门柄给按了下来,扑上来的邵父收势不及,也跟着趴在了门上。

    房门被撞开,夫妇俩齐齐扑空摔下,邵父下意识用手护住老婆的后脑,等跌倒在地毯上之后,又相互茫然地对视。

    屋内,床上,穿着浴袍被骑和披着浴袍骑在严岱川身上的邵衍也跟着安静了。

    “啊!!!”

    “啊!!!”

    夫妇俩整齐划一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相互推搡着对方朝屋外去,一边推搡一边大声道:“老邵啊你冷静点冷静点冷静点!!!!”

    “阿琴啊你别误会别误会别误会!!!!”

    脸被推变形,夫妇俩迅速从房间转移到走廊,嚷嚷着嚷嚷着发现到了不对。

    邵母:“……哎?”

    邵父:“……操。”

    ****

    家庭会议,所有人都到期(除了正在上家教课的小弟),邵父邵母、严岱川爸妈,连带着两个小年轻围着书房会客的矮几坐着。

    李玉珂瞥了匆忙换上衣服的严岱川一眼,对儿子相当嫌弃:“教你一百遍了,永远记不得关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